【忘羡】夜猎十三篇 03

把心心念念的冷泉梗给码出来了,心满意足ing~


上一篇:【夜猎十三篇】02 回家


【夜猎十三篇】03 冷泉的责罚


魏无羡回了静室,百无聊赖地在房间里踱了两圈。


摸了摸香炉尝了尝酒,实在没得玩儿了,这才手脚张开倒在榻上,仰卧成一个大字,两眼盯了片刻床榻上方,又滴溜溜地一样一样看过房间里的其他什物。


静室正应了这一“静”字,安宁、静谧,一如蓝忘机的性子。


从前魏无羡是闲不得的,就连江澄也嫌弃他一刻不惹事便皮痒难耐。如今倒也不是他换了性情,只是几个月前才确认了蓝湛对他存的那份心思,回想起来,总似做梦一般。心上愈加珍惜了,才会对但凡和他有关的东西都多了些兴趣。


房间里幽幽飘着檀香,魏无羡静静躺着,能听到自己的呼吸。一种从未有过的奇怪念头闪现,他突然觉得什么也不想就待在这里也挺舒坦,就是无聊了点儿。


躺在榻上翘起腿,歪着头看屏风上流云变幻,一丝一缕缭绕在他眸子里,仿佛要将他卷入那一片云朵深处。清冷的檀香好似蓝忘机身上的味道,让他安心踏实,不知不觉竟有了些睡意。


这一躺也不知躺了多久,魏无羡睡得沉了,翘起的腿塌了下去,而脖子以奇异的姿势扭着竟是没动一下。


先是感觉到一双手温柔地抚上他的脸,轻轻将他脑袋拨正,这才牵动了脖颈处早有的微麻酸痛。他微微皱眉,缓缓睁眼,一片昏黄的烛光映照下却是蓝忘机嘴角牵着笑从正上方看着他。


这一笑看的朦胧不真实,让魏无羡恍惚觉得自己还在做梦,他便张了张嘴,沙哑着嗓子唤到:“蓝湛……”


“嗯,是我。”


蓝忘机低沉的嗓音从上方传来,魏无羡这才放心醒过来。舔了舔发干的嘴唇,又揉了揉眼,正要伸了脖子爬起来,不料刚一使力,后颈却像是被人打过一掌,痛的他哎哟哟直叫,立刻又躺了回去。


蓝忘机稳住他的肩,轻呵了一声“别乱动”,便伸手到他颈边轻按了两下,道:“哪儿疼?”


“后面,后面!”


往后移了两分,蓝忘机又道:“这儿?”


“还往后!”


又移了两分。


“就这儿,就这儿!哦哟哟~”


蓝忘机不轻不重地为他揉捏着后颈,一面无奈摇了摇头道:“睡觉也不规矩。”


魏无羡也不还嘴,只抿着嘴眯着眼,盯着蓝忘机那张温柔化开的脸在烛光中格外好看。那一双闪亮的眸子直直看着自己,似有星光,又像是秋水荡起微波,只叫魏无羡融化在这注视之下。


“蓝湛,你真好。”魏无羡悠悠地说。


那双眸子似有笑意泛开,却叫他看得醉了。


魏无羡又道:“幸好。”


蓝忘机道:“幸好什么?”


幸好你只喜欢我,幸好你眼里只容得下我。


魏无羡偷偷想着,嘴上却不说,只对着他勾勾手指。蓝忘机俯身低头,忽觉一双手臂环上他的脖子,将他向身下拉去。


胸口贴着胸口,魏无羡牢牢锁住他,将那双唇送向自己,温柔又认真地吻上去。这一吻情深且长,仿若将千万句“喜欢”换做唇齿间的轻咬缠绵,紧紧相依舍不得放开。灯盏摇曳在魏无羡微闭的眼里,血色般地红成一片,烧得他脸上发热。


良久,两人深吸着气分开了一点,他睁开眼,鼻尖还挨着鼻尖,瞧见蓝忘机眼中发红的颜色不知是烛台的火光还是被他挑起的欲望。


魏无羡噗呲一声笑了,道:“幸好这里是云深不知处,蓝二哥哥要守规矩了。”


蓝忘机眼神微滞,转瞬又恢复如常,道:“你不必激我。”


魏无羡道:“激你作甚?你早就不是从前的蓝湛了,屋里藏酒又藏男人这种事都能做得出来,做别的什么也不稀奇了。”


“……”蓝忘机说不过他,欲起身而去,谁料魏无羡依旧紧紧搂着他脖颈,分明故意不让他起来。


“二哥哥,我要洗澡。”魏无羡闪了闪睫毛说道。


微愣一下,蓝忘机点点头,道:“我去唤人准备热水和浴桶。”


“用不着那么麻烦,”魏无羡贴在他耳边说:“你们云深不是有个现成的大浴池吗?”


蓝忘机皱起了眉头,“你想去冷泉?”


魏无羡揣着笑拼命点头,不想扯得后颈的痛处,又是疼的龇牙咧嘴。


蓝忘机看了看他,道:“你这样还怎么去?”


话音刚落,他脖子上的手紧了紧,却见身前这人邪恶地挑起嘴角道:“你抱我去。”



戌时已过,天幕落成一片深蓝,云深不知处四下无人,寂静地亮着灯盏。


魏无羡缩在蓝忘机怀里,双手还吊在他脖子上,极为满意地享受这样的待遇。蓝忘机依旧是目不斜视,走的平稳无比,冷峻的面色仿似抱的不是个活人,而是个重伤濒死的伤号。


魏无羡嘻嘻道:“蓝二哥哥好气力!”


蓝忘机不为所动,淡淡说道:“手拿开。”


魏无羡刚把手从他脖颈上取下,又忍不住摸去他衣襟里面,被蓝忘机这么一说,哈哈地抽回手,笑道:“蓝湛,你脸皮还是太薄。”


蓝忘机低眉看了他一眼,第二次警告道:“别激我。”


“好好好,”魏无羡伸手在他下颔上勾了一下,“含光君正直有礼,我脸皮厚,我无聊,我不正经,可以了吧?”


蓝忘机摇摇头不予作答,抱着他熟练地拐过各种小径。经过那片草地,拐进那处僻静的入口。守泉的门生眼见两人以这种姿势走来,简直惊呆了,连含光君也忘了叫。蓝忘机却是径直往里走去,恍若未见一般。


往里走的深了,魏无羡再也憋不住笑出声来。蓝忘机见状,低头道:“笑什么?”


魏无羡努力克制住自己笑的发抖的身体,在他胸口处拍了几把,道:“蓝湛啊蓝湛,你被你的心跳出卖了。”


若不是因为天太黑,魏无羡一定可以瞧得出蓝忘机脸上红成一片,原来含光君并不是真的从容不定,只是面上不易察觉而已,那加速的心跳声分明就是深夜偷情又怕人察觉的忐忑紧张。


见魏无羡笑的喘不过气,蓝忘机一脸严肃,郑重其事地道:“想好好洗澡的话就闭嘴。”


魏无羡憋着笑道:“我就要说,就不闭嘴!除非你亲自堵住我的嘴!”


蓝忘机眉尖狠狠抽了一下,又一次被怀中之人的厚颜无耻给打败了,静默片刻才道:“自己说的话自己负责。”


“啊?”


还没反应过来,他已被蓝忘机放下脚头,没穿鞋的脚踩在湿露的青草上一阵凉。蓝忘机左手还扶着他的背,他却只觉腰上一紧,还没站稳,那人腾出的右手就滑至腰间,扯开了他的系带。


“这么心急啊含光君,”魏无羡波澜不惊地笑道:“别急别急慢慢来,我自己脱。”


说罢,就着蓝忘机除下他上衣的空档,把下身也脱了个干净。光溜溜地往那一站,魏无羡也不觉得臊,倒是颇为得意地欣赏着蓝忘机浅色的眸子越来越亮,仿似野兽盯着猎物般,下一秒就要将自己扑倒在地。


“我脱好了,该你了。”魏无羡说着就摸上前去要扯他的衣服,不想刚伸上去,两只手腕就被蓝忘机牢牢擒住。他用力挣扎了两下,反而被抓得更紧,干脆放弃了。


“不错啊,力气大就欺负人啦!”魏无羡挑着眉道,“抓这么紧干嘛,我又不跑。”


他挑衅地看着蓝忘机,蓝忘机也死死盯着他。两人对着瞪眼了片刻,突然,那张面无表情的脸上拨云见雾般浮起一丝笑,这笑却是不同于之前的温柔爱意,反倒像是捕杀志在必得的猎物时的戏谑,还似带着一些顽劣。


魏无羡从没见过他这个表情,当场就看傻了。


眼见那个笑脸越来越近、越来越近,他几乎是濒临窒息地被堵上了嘴,任由那人唇舌深入,勾起自己的舌尖。


手腕也被松开了,那人将他环在胸前,霸道又细致地拥吻他。蓝氏衣裳的布料极好,带着夜间的凉意摩挲在他身前的皮肤上,激起了他内里的欲火。那双手却是抚上他的背,手掌炙热的温度从他背上微凉的皮肤渗入,只叫他那团火烧的更旺。


罪恶的双唇游下他颈窝时,魏无羡彻底沦陷了,闭着眼感受颈项的酥麻快意游遍全身,随着大口的呼吸,胸膛剧烈起伏。


身体在渐渐苏醒,却是此时,那人一手揽肩,一手穿过他的膝弯将他打横抱起,稳稳走到一边。魏无羡面上发烫,不清醒地看着他依旧戏谑的笑脸。蓝忘机将他从头到脚细细打量了一遍,最后那抹笑终于变作成“猎物到手”的得意。


不知为何,魏无羡心底突然生出一种强烈的不祥的预感。他正欲开口,托住他的手臂突然一松,还未来得及惊慌,随着一声响亮的哗啦声,整个身体瞬间没入冷泉中。


冷泉的泉水冰冷刺骨,是以蓝家子弟虽是沐浴实则借此修行。此时已入夜,泉水更是冷了几分。


没有任何防备的,魏无羡被蓝忘机整个丢了进去,刺骨的寒冷如同针扎一样渗透他浑身上下的毛孔,将他发烫的身体和燃烧的火团一并给浇息了。


顶着一头乱糟糟的湿发冒出水面,他深吸了一口气,抬手抹开脸上的头发,怒吼道:“蓝湛!!!”


蓝忘机恍若未闻,跨过脚下的兰草,端坐在泉边的石头上,平淡地道:“你说要洗澡的。”


魏无羡道:“那也不是这个洗法!”


蓝忘机道:“不这么洗……你来冷泉做什么?”


这次轮到魏无羡无言以对了,他歪歪扭扭地踩着泉下的石子,划着水连说了好几句“世道变了、世道变了”,脚下一滑,又栽了进去。


蓝忘机倾过身子,单手托腮看着魏无羡狼狈地爬起来,湿漉漉地黑发不停往下滴水。魏无羡艰难地往他这边趟过来,一边抖着嗓子道:“你们姑苏蓝氏简直变态,居然能在这么冷的地方洗澡。”


蓝忘机漠然道:“习惯了。”


魏无羡总算走到了跟前,双手往他脚下一趴,仰着头道:“难怪你是个冰块脸,本来就够冷淡了,还爱在这种地方洗澡。”


蓝忘机:“……”


魏无羡自顾自地说:“可怜我被你一时迷惑,不慎落入陷阱,含光君,你可真厉害啊!”


蓝忘机放下手,缓缓道:“你不正经在先。”


魏无羡道:“嘿,我一向都那么不正经,你今天才知道?”


蓝忘机一抖袖口,道:“活该。”


魏无羡还欲说什么,却眯了眯眼,响亮地打了两个喷嚏。


“完了,”他哭丧着脸道:“蓝湛,我要病了,我看这冷泉就你们蓝家洗得,我一泡就要生病。”说完又连打了几个喷嚏。


蓝忘机垂眼看着他,对他说的话一个字都不信。冷泉颇有奇效,并非只对蓝家人有用。莫玄羽这具身体虽然根基太浅灵力太弱,但也不至于经不住小小的寒气。


“这澡我不洗了!”魏无羡搓了搓鼻子,浑身打着颤地要爬上来。


蓝忘机道:“当真不洗了?”


“不洗了,不洗了,”魏无羡摆摆手,艰难地在边上打滑,“你还是叫人烧了水送去静室吧,诶,蓝湛你拉我一把!”


他一只腿翘在边上,一只手扯着蓝忘机的袖子。蓝忘机无奈摇头,伸手握住那只手,用力将之一提,哪知那人却纹丝不动。转眼看过去,魏无羡却是邪魅一笑,另一只手也握上来,陡然发力,将岸上那人往下拖来。


蓝忘机本就前倾着身体,这一扯,便站立不稳,失了平衡,直直扑向水中的魏无羡,两人抱着跌进了冷泉里。


魏无羡猛地喝了口水,咳嗽着抹了一把脸,哈哈笑道:“含光君,你怎么也下来了呀!”


蓝忘机不予作答,丢下一句“无聊”,抬手将湿透的长发拢过,便要起身上岸。


魏无羡怎可能让他轻易就跑,直接飞身扑上前去,硬是将他撞了个 趔趄。他环住蓝忘机的腰身,一只手轻轻勾起他的下颌,凑上前气若游丝地低语道:“湿都湿了,不如陪老祖我洗个鸳鸯浴?”


蓝忘机面色平静,看了看他,道:“这就是你今晚想要的是吧。”


这句话不是问句,魏无羡听出来了,嘿嘿一笑道:“不是你说的,天天就是天天?”说着伸手牵上他发后的缓带,往外处轻扯,蓝忘机头上的抹额轻飘飘地落下,被魏无羡往后一抛,落在岸边的白石上。


乌黑的长发散落开来,额前沾了水的湿发此刻不受控制地垂落,挡住了蓝忘机清冷的眸子。月色倾泻而来,在蓝忘机身上却总像是蒙上了一层薄薄的光,让这个冷色凝眉的男子一眼望去,仿若不染尘埃的天外仙人。


魏无羡看着他不落凡尘的一张面孔,身上一袭白衣却尽数湿透,紧紧贴在身上,随着他越来越深的呼吸缓缓起伏。脸上的水一路滑过下颌、脖颈,最后落在锁骨处,粒粒水珠浸在月光中,让这明明不可亵渎的一方姿态,变得诱惑难耐,越发让人想得到。


魏无羡非常不合时宜地咽了下口水,叫身前这人瞧了个正着。蓝忘机眼里泛起一片微不可察的涟漪,轻轻笑出声来。


魏无羡被这一笑彻底给迷的神魂颠倒,呆滞地唤道:“蓝湛……”


“嗯?”那人低声应到,双手将他揽过身来。


魏无羡却似没有听到,望着他的双眼又唤一遍:“蓝湛……”


“嗯。”那人答道,一双眼温柔地看着他。


“蓝湛。”


“嗯。”


眸子对着眸子,魏无羡一遍又一遍地叫着蓝忘机的名字,而他也一遍又一遍清晰有力地回应了。来去不知多少次,最后魏无羡还待开口时,他弯起嘴角堵住了他的嘴。



冷泉寂寂,竟是无声。


蓝忘机的衣裳已被抛在那白石之上,月色下的身躯线条起伏而优美。魏无羡忽然记起第一次看到他背上的戒鞭痕,就是在那块白石之后。他不由自主地抚上他满是伤疤的后背,手指轻触,生怕撩起了伤疤的痛感,尽管他知道这么久远的疤痕,早就不会再痛了。


“蓝湛。”魏无羡将下巴搁在他肩上,道:“疼吗?”


蓝忘机思索片刻,才听懂他问的是什么,不觉将抱着他的手更紧了紧,道:“早就不疼了。”


可当时一定很疼,魏无羡没有再说,他看过江澄的鞭伤,不敢想象三十多道戒鞭打在身上会疼成什么样子,只又缓缓叹道:“幸好。”


“幸好什么?”


幸好你还活着,幸好你愿意等我。


依旧是没说出口,魏无羡想把头挪开,却闻得耳边低声问道:“那你呢?疼吗?”


魏无羡歪着脑袋道:“什么?”


蓝忘机擦过他的侧脸,看向他。


被剖丹,被反噬,疼吗?不用问都知道,一次要了他的修为,一次要了他的命。


魏无羡眯起眼,反问道:“温宁和你说了多少?”


一听这个名字,蓝忘机眼中闪过一丝恼意,虽然立刻平静了下来,却被早已有所怀疑的魏无羡扑捉到。


冷不防,蓝忘机开口道:“他同我说过什么,重要吗?”


魏无羡听他这么说,倒是乐了,笑道:“蓝二哥哥喝起醋来不得了啊!”


“……”蓝忘机别过头去,道:“绝无此事。”


魏无羡啧啧道:“那不许我吹笛给他听的是谁,气我去看他的又是谁?敢情这世上还有第二个蓝湛?”


蓝忘机疑惑地回过头来,“什么时候……不许你吹笛给他听了?”


“……”魏无羡恨不得甩自己几巴掌,怎么就把这等重要的事说出来了!手一松,哈哈道:“没什么,很晚了,咱们回去吧。”


说漏了嘴就想溜,蓝忘机又怎会看不出来。魏无羡想转身,却是被跟前人紧紧揽住动弹不得,干脆也不动了,勾住蓝忘机的脖子死皮赖脸地说:“含光君舍不得走,还想在此处做些什么?”


蓝忘机对他这种伎俩见怪不怪,漠然道:“别打岔,说。”


“好好我说,”魏无羡撇撇嘴,吊着嗓子道:“你第一次醉酒的那个晚上,记得吗?就你说你喜欢兔子的那次,我招来了温宁想问他一点事,被你发现了,你非常恶劣地骂了他还动手打他,我想让他走吧,你却抢了我的笛子说不让我吹给他听。醒来的时候笛子在哪儿你总记得吧?”


长时间的沉默。


蓝忘机的脸白了几分,半天说不出话来。


过了半晌,他才悠悠开口:“我当真……动手了?”


魏无羡不置可否地点了一下头。


蓝忘机低头长叹了口气,又抬眼看他:“你趁我不在的时候就去找他?”


魏无羡心下一阵悚然,嚷道:“你怎么不按套路想问题!重点是这个吗?!”


蓝忘机扬扬眉,不容置疑道:“嗯。”


“蓝湛啊蓝湛,”魏无羡失望地摇摇头道:“你变了,变坏了,会使坏心眼了。你以前不是这样的。”


蓝忘机道:“我以前什么样?”


“以前我说什么你都信,”魏无羡故作心痛姿态道:“什么也依着我,如今倒是好,会吃醋会怀疑还会欺负……”


话音未落,蓝忘机狠狠吻上去,只将他未说完的话都堵了回去。


魏无羡被吻的喘气连连,却还是要耍上嘴皮子,揶揄道:“蓝二哥哥如今可是真知道该怎么堵我的嘴。”


蓝忘机轻扯嘴角,低声道:“该罚!”说罢压身过去,吻上跟前笑嘻嘻的人。


正当二人要重新亲在一块儿的时候,岸上白石后突然传来一声惊吓的吸气声,在静如鬼魅的夜里格外清晰。


蓝忘机警觉回头,皱眉呵道:“是谁?”


只见石边静默片刻,石后之人似乎犹豫了一下,然后兰草簌簌被拨开,金凌和蓝思追红着脸站了起来。


怎么也没想到是他们两个,蓝忘机一时竟是不知说什么好。


魏无羡无奈抬头望月,在心里默默叹道,蓝湛一世英名啊……


他也是相当有自知之明的,这两世魏无羡在世人眼里是个什么样子,他心里清楚但也不在乎。蓝湛可不一样了,仙门名士,子弟榜样,只是今晚这榜样做的确实不怎么好。


魏无羡觉得,让蓝忘机开口太难为他了。想着便上前一步,轻松道:“这么巧,你们也来洗澡?”


蓝忘机回头瞪了他一眼。


金凌本来因为自己误闯此地撞见如此尴尬之事,心下觉得羞愧难当,更是怕连累蓝思追要被责罚,心中愧疚不已。可一看到魏无羡若无其事地站在那儿,简直毫无廉耻之心。他心里全部的尴尬和羞愤都转为对他莫名的厌恶和愤怒,好像这一切都成了魏无羡的错。


被这股怒火一激,金凌指着魏无羡就嚷道:“谁要洗澡了!我们又不是你 !你你……你个死断……”


“袖”字还没说出来,他被蓝思追及时地捂上了嘴。


不管金凌怎么唔唔挣扎,蓝思追死死盖住他的嘴不让他说话,一面拖着他后退一面腆着笑对泉中二人说道:“对不起对不起,我们刚好路过,什么都没看到,真的什么都没看到。二位慢慢洗,我们先走了。”


退到树影暗处,蓝思追拎着金凌,一溜烟地跑了。隔得老远还听得到金凌的怒吼声:“思追你什么意思!”


直到那团聒噪消失的无影无踪,冷泉又重新变得寂静无声,两人还静静站在水里。


魏无羡看蓝忘机不说话,怕他心下在意,便咳了两声道:“那个……蓝湛……要不,咱们回去吧?”


蓝忘机看了他一眼,并未答话。


魏无羡咂了咂嘴,要不是自己非要来冷泉,也不至于搞成这样。他小心翼翼地一步步往岸边走去,心下骂了自己一百遍,抬脚要翻上岸去,却不料身后那人捉住他的臂膀,一把将他拉下来。


顺着这股力,魏无羡跌下泉中,仰倒在蓝忘机怀里。


“干什么蓝湛?”他拍着水嚷道。嚷完才见他身后人倒是神色如常,仿若刚才什么都没发生一样。魏无羡心中惊道,难不成他脸皮又长进了?


蓝忘机在他脸上摩挲了一下,低声道:“你不是今晚想要吗?”


魏无羡诧异道:“我什么时候说过这种话?”


“那你是来做什么的?”


“洗澡啊!”


正说着,一双手带着力道抚过他的腰身,魏无羡忙握过去,道:“打住!我洗够了,绝对够了,要玩回去玩。”


蓝忘机轻哼一声,咬上他的耳廓,道:“洗没洗够我说了算。”说罢将魏无羡拦腰抱起。


魏无羡被他突如其来的野蛮给震惊了,这人分明就是在为刚才的不堪找他出气。他向来爱调戏闷不吭声的蓝忘机,第一次遇到此人不喝酒也能不讲道理的情形,整个人气势便弱了一半,虚着嗓子叫:“好你个含光君,嘴上不怪罪,心里倒是记恨的很!好,你狠!我记得了!”


片刻之后,他就为自己的嘴硬付出了代价。


魏无羡搂着蓝忘机脖子,咬着牙喊道:“蓝湛!蓝湛!我错了!”


蓝忘机一手轻柔地捧起他的脸,迫使他看着自己,沉稳地声音逼近:“我有没有说,不要激我。”


魏无羡心里不服,但不敢说,只屈尊嚷道:“说过说过,你赢了你赢了。罚了也罚过了,咱们就此作罢可好?”


“不好。”蓝忘机斩钉截铁地说。


魏无羡心下觉得,蓝忘机的无赖快要赶上自己了,心中悲切,无奈哀怨地嚎了一嗓子。


蓝忘机咬上他的唇,轻吐着气息道:“莫要喧哗。”


魏无羡又待习惯性地反驳他两句,却见蓝忘机面不改色地宣布:“喧哗者禁言。”


魏无羡讪讪闭了嘴,把将嚎未嚎的一口恶气憋了回去,很识时务地压低声音道:“枉为君子!”


月色下,蓝忘机沾了水珠的脸上浮起顽劣的笑。


只听他一字一句道:“出言不逊,该罚!”



此时云深不知处的钟声刚刚响起,树野静谧,草落甘露。


似有微风徐徐,在那一方冷泉中漾开一波波涟漪。



TBC

下一篇:【夜猎十三篇】04 一病解千愁


评论(19)
热度(188)

© 浅眠一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