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羡】夜猎十三篇 02

上一篇:【夜猎十三篇】01 喝醉了也是攻

【夜猎十三篇】02 回家 

魏无羡抱着驴子站在山门前,对着“云深不知处”五个大字哀怨地叹了口气。曾发誓此生绝不再踏足的地方,被抓来过一次,被救来过一次,这一次,却是他心甘情愿回来的。


一想到那密密麻麻的四千条家规,他身上每个毛孔都在叫嚣着抗议,恨不得转身就走。可话是他说的,现在抽自己几巴掌也收不回来了。


磨磨唧唧半天,魏无羡斜着眼一个劲儿瞅蓝忘机,道:“那个,蓝湛……”
蓝忘机回头看他,依旧是一副无趣的表情,缓缓道:“这可是你自己说的。” 


魏无羡本也不抱什么希望,见蓝忘机一副“来都来了还想走”的表情,最后一点侥幸也幻灭了。他只咬咬牙,手中缰绳一紧,吊着嗓子嚷道:“走!”说罢牵着小苹果大摇大摆地进了山门。


此时刚过晌午,云深不知处同往常一样安静,只有花驴子走过啪嗒啪嗒的声音。


这云深是蓝忘机的家,然而此刻魏无羡倒像成了主人,轻车熟路,踩着轻快的步子一颠一颠走在前面。云深的景致还是一样好,他此次前来心情也大不一样,一高兴,就不由得手摸去腰间,想取出‘陈情’炫耀一番,表达表达自己的喜悦。但一想到会惹来蓝启仁那个老古董,还是咂咂嘴,忍住了。


一路撞见好几个蓝家弟子,对方第一眼看到一身黑衣的年轻男子牵着头驴,皆是皱眉,接着看到他身后的蓝忘机,一张张横眉冷对的脸先是转为惊讶,接着喜笑颜开,也顾不得什么‘禁止喧哗’,大声嚷着:“含光君!是含光君!”


 “真的是含光君!含光君回来了!”


眼见着这些门生拔腿就跑,满院子奔走相告,魏无羡不由得乐呵起来,挥着手里的绳子就叫:“跑什么跑!云深不知处禁止疾行!禁止喧哗!”


没人理他。


这倒也是,魏无羡心想,如果他们听到的消息没错,蓝曦臣现在还在闭关当中。蓝启仁毕竟年事已高,又非家主,处理族内族外之事就够费心了,哪还有空成天盯着这些小辈。


想到这儿,他回头看了看蓝忘机,然而后者依旧看不出什么情绪来。魏无羡思前想后,还是凑上去道:“蓝湛,你要不要去见见你叔父,反正这会儿他肯定知道你回来了。”


蓝忘机缓缓点头道:“嗯。”


魏无羡一甩胳膊说道:“哦,那你去吧,我去你住所等你,不用送我,我记得怎么走。”


蓝忘机看了他一眼,开口道:“你跟我一起去。”


魏无羡:“……”


魏无羡:“嘿,你叔父见了我,大概会直接把我拎到山门前踹下去。”


蓝忘机摇摇头,淡然道:“不会,我在。”


顿了一顿,又道:“迟早要见的。”


说的也是,魏无羡心里默默想着,蓝启仁也不是傻子,谁不知道蓝家二公子和夷陵老祖整天混在一起,蓝忘机回了云深也断不可能把他丢在外面,自己不去见一见老前辈反倒是失了礼数。可蓝忘机这话听在魏无羡耳里,莫名生出了一种丑媳妇见公婆的奇特感,让他微微有些紧张。


若是以前也就罢了,他毕竟不是蓝家的门生,蓝启仁再怎么严厉也断断管不到他头上,反正上辈子到这辈子也被骂习惯了,死撑着脸皮,叫滚即滚,不想滚也用不着看他脸色。


可如今怎么说蓝忘机也是他拜了三拜好不容易拽到手的人,叫他放手他是打死也不干的。而蓝启仁向来看他不惯,虽说他毫不怀疑蓝忘机会站在他身前护他到底,可若是这一世又连累他为了自己忤逆抗命……那怎么行!


一番胡思乱想下来,魏无羡扬了扬眉毛,理直气壮道:“去就去!”


二人拐了个弯,一路往兰室走去,只将花驴子丢到一片青草地上,也不栓着,任由它在兔子堆里找地方下嘴。小苹果倒是像回了老地方,不吵不闹,习惯的很。


魏无羡一面在心里啧啧称奇,一面追着蓝忘机问:“蓝湛,蓝湛,你什么时候开始养兔子的?是不是从我送你那两只之后!可你哪来的那么多兔子?该不会是那两只生的吧!”


蓝忘机眉尖抖了抖,从嘴角挤出几个字:“那两只都是公的。”


魏无羡皱眉想了想:“好像是。”随即又哈哈笑起来:“不是生的那就是你抓来的!蓝湛啊蓝湛,想不到你好好的书不念,居然跑出去捉兔子!噫,含光君这么不务正业,叫你门生如何以你为榜样!”


蓝忘机:“……”


魏无羡见他不搭理,心里更乐了。踏进了云深不知处,蓝忘机怎么也注意分寸了许多,不便对自己动手动脚。他就是看准了这一点,说什么也要满足一下自己恶劣的趣味撩一撩他,若是撩得他和从前一样臊的慌,也不枉来这一趟。


魏无羡又道:“你养那么多兔子,不会是因为我吧?诶,那时候你不是讨厌我吗?难不成你那么早就喜欢我了!啊呀蓝湛啊蓝湛,原来你喜欢人的方式那么特别,还口口声声叫我走,我走了你肯定后悔,肯定想我想的茶饭不思!”


蓝忘机不搭话,步子却越来越快,魏无羡只好小跑跟上他,“你跑?我说得不对吗你跑什么?不许疾行你不知道?蓝氏家规都敢忘,你叔父要被你气死了。”


话音刚落,却见眼前一扇门开了。魏无羡只顾着逞口舌之快,根本没注意走到哪儿了,这一抬眼才惊觉已经到了兰室廊前,而开门的却不是蓝启仁,而是……


“你怎么在这里?!”两声一模一样的惊呼倒是把旁人吓了一跳。


站在门前那人相貌俊朗,眉间一点朱砂,不是金凌又是谁。


正当魏无羡和金凌大眼瞪小眼一脸懵逼时,却闻得一个声音欣喜若狂道:“含光君!魏前辈!”


蓝思追从金凌身后扑闪出来,冲上前抓住二人的胳膊,喜道:“太好了!总算回来了!两位究竟去了哪里,可是半年没有消息。”


“含光君还能去哪,当然是去夜猎了!都说过多少次了,思追你这是瞎操心!”蓝景仪跟着走出来,目光落在魏无羡身上,硬生生将嘴角的笑给憋回去了,转向蓝忘机道:“含光君,下次走之前能不能说一声啊,一消失就半年,找你也找不到,或者你们夜猎也是可以带上我们啊,我们保证不拖后腿……诶,你打我干什么?”


蓝思追一巴掌拍在蓝景仪背上,“你去凑什么热闹,整天跟着含光君,还怎么独立!”


“跟着鬼将军就能独立啦?”


“那不一样!”


“怎么不一样啦?”


“……你是不是傻?”


“我……”


蓝思追打断了他的话头,抢着说道:“含光君这次回来,一定不会那么快走了,魏前辈自然也是要……魏前辈,你怎么了?”


蓝忘机突觉左手被人紧紧握住,一回头,却见魏无羡神情紧张地已经贴上他后背上,眼睛死死盯着金凌,闷闷出声道:“金凌,你们家仙子不会也跟来了吧?”


金凌见到魏无羡原本被惊了个呆,上次不告而别他最终还是没机会把心底的话说出来,一见到他,几个月前一时冲动要说的话一下子堵在了嗓子眼,憋得他没来由地尴尬。然而听见魏无羡这丢了三魂七魄的声音,又见他毫不规矩地贴着仪表堂堂的蓝忘机,心里却是习惯性地鄙视了一下。


金凌抱起手,仰着头道:“仙子被我留在莲花坞了。”


听了这话,魏无羡才悠悠吐出一口气,正欲从蓝忘机背后钻出来,却不料蓝启仁已经一步跨出门,第一眼就瞧见了这二人手牵着手叠在一块儿,霎时间吹胡子瞪眼,气不打一处来。


魏无羡心想,这下可好,刚来就要被赶出去了。


蓝忘机恭敬地颔首行了一礼,唤道:“叔父。”


蓝启仁见他一身白衣,举止端正有礼,虽然身后跟着个碍眼的魏无羡,但也不影响自己这得意门生的雅方从容。


他挪开眼,负手应道:“嗯。”


魏无羡见他并未发怒,心中惊道,果然修为高!蓝老前辈怕是已经习惯看到他和蓝忘机出双入对了,来去几回也慢慢接受得了,若是多刺激几次,讲不好还能同桌吃饭了。


这样一想,他便从蓝忘机身后探出个头,跟着唤了一声:“叔父好。”


闻言,蓝启仁身子一僵,当场愣住。本想着这个魏婴能忽略就忽略吧,好歹眼不见心不烦。却没想到他脸皮如此之厚,叫他叔父?!他怎么敢!


蓝启仁瞪着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扭曲着嘴角半天憋不出一句话。


众人左瞅瞅右瞧瞧,一边紧张地不敢出声,一边打心里佩服魏无羡居然敢摸老虎须子。尴尬了片刻,蓝思追忍不住了,咳了两声道:“含光君刚回来,怕是泽芜君还不知晓,含光君这次可是为了泽芜君回来的?”


蓝忘机点点头,赞许地看了蓝思追一眼,随即对蓝启仁道:“叔父可愿与我一同前去看望兄长?”


一说到蓝曦臣,蓝启仁却是叹了口气,说道:“好吧,不过别抱太大希望。”说罢拂袖往外走去,经过魏无羡时大大哼了一声。


蓝忘机回头正欲开口,魏无羡却道:“你去就好,我可不是那么随便的人,除了你的住所,我不会去其他人卧室的。”


蓝忘机:“……”


话虽说的有些随便,魏无羡心下还是明白事理的。蓝曦臣闭关之事外人不知,可观音庙一行人却是懂得这事十有八九是和金光瑶有关,蓝曦臣好歹也是蓝家家主,若被外人知晓他为了一个十恶不赦之徒闭关不出,姑苏蓝氏也无颜面见人了。


蓝曦臣之事必定是瞒着蓝氏众子弟,也一定明确规定了不许烦扰泽芜君清修,何况魏无羡还是个外人,完全没理由跟着蓝忘机走这一趟。与其让蓝忘机开口,不如自己找个借口托辞,魏无羡被自己的善解人意给感动了。


只见他又凑过去说:“我叫思追带我去看看温宁。”


蓝忘机一扬眉, 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魏无羡觉察到这眼神不善,立刻补充道:“看一眼我就回静室。”


蓝忘机思索片刻,道了一句“随便你”,便挥袖跟蓝启仁走了。


人走了,醋味却酸溜溜地被魏无羡闻了个遍,他啧啧想到,蓝湛吃醋也吃得很特别,以前还当他是怨恨鬼将军所以才对温宁态度奇差,联想到他醉酒之后对温宁的恶劣行为,分明就是不喜欢自己和温宁太过亲密。


罢了,留着他回来了解释就是。魏无羡回头,却见蓝思追、蓝景仪、金凌三人红着脸站在那儿,一副恨不得自己消失的模样,不觉好笑。他上前去,一手抓过蓝思追,在他头上乱抹了两下,笑道:“哎呀思追好像又长高了。”


又一把抓过金凌,正要揉他头发,却见后者拼命地躲,一边嚷着:“干什么干什么,你放开,离我远点儿,你放不放,不放我打你了啊。”


蓝景仪一见这阵势,二话不说脚底抹油似地溜了,留下蓝思追和金凌二人被魏无羡抓在手里。


闹腾了好一阵子,魏无羡才让蓝思追带着他往后山去。


温宁不再跟着魏无羡之后,却是陪着蓝思追来了姑苏,想必是温宁觉得亏欠他太多,才想要时时刻刻守在他身边,保护他看着他。血脉亲人之间的联系总是割不断的,魏无羡看着蓝思追干净乖巧的脸,心中叹道,也确实和温宁一样是个温柔的性子。


温宁虽有思想有感情,可他毕竟还是凶尸,姑苏蓝氏绝无可能容忍温宁待在云深不知处的。看来将温宁藏在云深后山也是思追的主意,一来那边人少,二来远离云深进修之地对温宁的影响也小。


魏无羡甚感欣慰,当年被他当萝卜种的小屁孩如今已是个清朗俊秀的少年,心思细密考虑周全,真是存了一颗七窍玲珑心。反倒是……


魏无羡纳闷地把目光移到思追身旁的金凌身上,方才说要去见温宁时,他还担心金凌心有不快,思追像是看懂了他的担心,笑道:“放心吧魏前辈,金凌都看望过好多次了。”


看来这半年很多东西变了,他遗憾地叹了口气,光顾着和蓝湛游山玩水夜猎私奔,感觉每天都过的差不多,可于别人而言,特别对金凌和思追这样的小朋友而言,日子却是一直往前,每天都会变的。但他依然很纳闷,金凌为什么会在这里。


“金凌,你该不会又和你舅舅吵架了吧?”魏无羡试探道。


“哼,谁有空跟他吵架。”金凌道。


魏无羡心下了然,果然还是吵架了才跑出来,不然仙子也应该是在金麟台而不是莲花坞。


蓝思追怔怔看着金凌,想说什么却没有开口。


魏无羡当下又觉得不对了,这种不对和之前的不对却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感觉。这种异样感让他觉得有点熟悉,又有点想笑,可到底哪里不对他一时半会儿也说不上来。


拐过后山仓库,就是一片荒山野岭。


蓝思追道:“出了这片结界就是了。”


魏无羡四下看了看,这地方虽说是荒凉了点儿,不过倒挺适合温宁,白日里青山薄雾风景甚好,晚上一片漆黑连个鬼也看不见。他摸去腰间取出‘陈情’,举至唇边,清亮的笛音回响山野,片刻之后,温宁出现在他面前。


要说凶尸有表情,温宁也一定是学习了很久,那张惨白僵硬的脸上,却是任何人都读的到的喜悦。温宁亮着眼睛盯着魏无羡道:“公子。”


魏无羡笑嘻嘻的上去拍他的肩,喜道:“是我是我当然是我,除了我还有谁能吹得那么好听。”


金凌发出了一声毫不掩饰的嗤笑。


魏无羡只当没听到,捏着他的胳膊继续说:“哎呀温宁,我怎么觉得你长结实了。”


温宁愣了一愣,不知如何回答,便问道:“蓝公子?……”


“含光君去泽芜君住处了。”蓝思追抢着说。


温宁“哦”了一声,又看向金凌,道:“金公子也来了。”


金凌吞吞吐吐道:“既然他们要来,我便一起来了。”


魏无羡左捏捏右看看,把温宁仔仔细细检查了一遍,见没什么状况,极为满意地点头道:“看来没有我你也能好好照顾自己了,不过啊温宁,你居然愿意待在这么无聊的地方。”


只听金凌道:“你以为都像你啊,野得都不知道家在哪。”


这话一说完,魏无羡愣了一下,金凌也反应过来自己说了什么,霎时脸上一热。魏无羡叛逃云梦江氏之事无人不知,从那时起,对他来说“家”已经不存在了,又因为江澄对他的憎恨,无论他多想回到莲花坞都已是不可能的事。


魏无羡大概明白了金凌之前为何在莲花坞,又为何出现在云深不知处,恐怕他这半年来都在等自己出现在这两个地方。


想到这里,他心中不禁一暖,金凌说他野得不知道家在哪,却是默认了莲花坞是他魏无羡的家。金凌倒是愿意让他回云梦,怕只怕江澄没那么容易放得下。


魏无羡转身撸起袖管道:“臭小子,你这是跟长辈说话的态度?江澄不敢打你别以为我也不敢。”


说着就作势要冲过去。蓝思追立马往金凌跟前一站,低声劝道:“魏前辈,别冲动。”


温宁也道:“公子……”


金凌被蓝思追护在后面,小声嘀咕了一句:“哪里有长辈的样子。”


声音再小,也还是被魏无羡听了进去,不禁在心里叹道,果然世风日下、世风日下啊!夷陵老祖威名赫赫,只可惜了莫玄羽这具献舍的身体年级太轻,常让人忘记他已经是个而立之年的前辈了。修真道上谁见了他不是落荒而逃,偏偏这金家小公子就敢跟他叫板。


魏无羡摇摇头,本就不打算同他计较,只当是没有听到了,反倒是对跟前的蓝思追眨了眨眼,扯出一丝不知道什么含义的笑。


蓝思追不好意思地红了脸,往前站了一站。


魏无羡抱着手嚷道:“罢了,不与你们这些小辈一般见识。温宁,下次同我一起下山玩玩,闷在这里怪无趣的。”


温宁道:“好啊……”


魏无羡拍了拍他,道:“那我走了。”


金凌紧张道:“走去哪?”


魏无羡道:“回静室!”说着斜眼看着他,“你以为我要去哪?”


金凌不答话,闷不吭声地哼了一声。


蓝思追送走了温宁,带着他们行至前院,对魏无羡道:“前辈去静室,那我们就不打扰了。”说罢拖着金凌急匆匆地消失了。


魏无羡看着两人逃难似的背影,啧啧道:“年轻就是好。”




TBC

……………………………………

这一篇更像是交代一些事情,比较没什么内容,下一篇回到两人甜蜜日常。

下一篇:【夜猎十三篇】03 冷泉的责罚


评论(14)
热度(142)
  1. 花と水浅眠一夏 转载了此文字

© 浅眠一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