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羡】夜猎十三篇 01


考虑了好久其实主要怕自己坑掉,但还是忍不住……

这系列和夜猎其实没什么关系,可以这么理解:夜猎=甜蜜小日常 十三篇还蓝湛十三年等待

人物是墨香的,ooc是我的。

全程甜向~~开坑~~



【夜猎十三篇】01 喝醉了也是攻


两个月后,姑苏。


天色已晚,彩衣镇的河道纵横交错,白日里匆忙来去的小船现下却静静停靠在渡口,只听得那水声一下下拍在船底。河道上一些稍大的游船稳稳当当地开过拱桥,船上挂着几只大红的灯笼,里面依稀传来好听的歌声。


“哎呀,还是你们彩衣镇看着热闹,莲花坞认输。”魏无羡拍着小苹果乐呵呵地东张西望,这一世折腾了好些时日都没机会来彩衣镇看看。突然想到什么,他转头开心地看着蓝忘机道:“蓝湛你老实交代,你们姑苏蓝氏每次路过彩衣镇就一点儿也不想四处玩乐一番?”


沉思片刻,蓝忘机道:“想过。”


“哈哈哈哈哈我就说!”魏无羡拍着大腿笑道:“修仙问道而已,偏要弄得六根清净做什么。你该学学我,吃喝玩乐样样不少,还不是照样年轻有为。”


蓝忘机:“……”


魏无羡接着说:“哎呀呀真是可惜,要不是老……咳咳蓝老先生把你们教成了书呆子,我还真想知道蓝湛你小时候能玩出什么性子来……”


说罢他突然想起上一次蓝忘机醉酒做过的那些偷鸡摸枣乱涂乱画的胡闹之举,心想还是别让他知道的好,他要知道自己喝酒后是这幅德行,以后都不碰酒了怎么办!此生还有什么乐趣!


想着偷瞄了蓝忘机几眼,一身素白的衣裳被街灯照的朦胧发亮,抹额端端正正地系在额头,即便牵着一头驴子,也遮盖不住那一身仙气。啧啧,要是他们看到蓝忘机在床上的样子,恐怕会觉得这辈子都看错了人。


蓝忘机看了他一眼,道:“在想什么?”


魏无羡把身子凑上去,贴着他的耳朵道:“我在想你为什么天天都那么威武。”


“……”蓝忘机忍不了,只好别过头去不说话,耳根却染了一抹红晕。


魏无羡还要上去撩拨两下,却忽闻一边摆摊的女子笑着唤他:“小郎君,要吃枇杷吗?”


眉尖一颤,蓝忘机回头去看那女子。


那女子见他回头,俏笑道:“见你生的好看,给你算便宜点儿!”


除了自己,魏无羡没见过蓝忘机被人这样打趣,不觉来了兴致,笑道:“姐姐你说我俩谁好看,他好看还是我好看?”


女子见他颇为有趣,大声笑道:“自然是都好看的,你俏,他俊。”


魏无羡从来就爱听人夸,得意洋洋地拿胳膊肘碰碰一旁牵着驴子的蓝忘机,一个劲的使眼色道:“我俏你俊,咱俩天生一对。”


蓝忘机懒得理他,低眉看去,那半框枇杷在摇摆的夜灯下金灿灿地晃着他的眼,让他一时失了神。


“小郎君,想吃的话来一斤?”


魏无羡抱着胳膊正要来讨价还价,只听到蓝忘机说道:“来一筐。”


“这……只剩下最后半筐了,小郎君看看,可是够?”


魏无羡左瞧瞧右看看,又听得他说:“那就半筐。”说着就见蓝忘机摸出钱袋。


“等等等等……”魏无羡一胳膊拦住要付钱的蓝忘机,一把抓住他的手,道:“你确定要买这么多?以前怎么没见你爱吃枇杷。”


蓝忘机看了看他,伸手绕过去把钱给付了。


片刻之后,蓝忘机牵着小苹果,小苹果拖着半筐枇杷,满足的继续前行。


魏无羡第一次知道蓝忘机原来那么爱吃枇杷,像是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秘密,那种恶劣的兴奋又涌了上来,心想着,反正今天喝酒是逃不掉了的,到时候得好好审问乖宝宝蓝湛,还有什么喜好兴趣是他不知道的。


他只自顾自地想,不料蓝忘机猛的停了下来。魏无羡猝不及防一头撞到他怀里,嚷道:“停下来也不说一声。”


蓝忘机看着他,说:“到了。”


闻言,魏无羡才注意到,眼前的酒楼颇为奢华大气,‘天子笑’三个大字赫然映入眼里。


魏无羡叹道: “唉,果然是太久没来过了,上次从你们云深不知处偷跑出来还急匆匆的,根本来不及……诶诶我说,蓝湛你怎么这么轻车熟路?”


他不怀好意地窃笑:“我一直忘了问你,你静室下那几坛子‘天子笑’是怎么回事?该不会是你跑来买的吧?”


先前不知道蓝忘机的心思,魏无羡只当自己不要脸地瞎想,现在看起来,那几坛天子笑就应该是买给他的。想到这里,他不由得涌起一种飘飘欲仙的幸福感,拼命抑制住想要扑上去啃他的冲动。


蓝忘机道:“有什么问题吗?”


魏无羡道:“没事没事!”说着把蓝忘机推进了店里。


他心里打着作恶的小算盘,觉得现在问蓝忘机,他不一定会告诉自己,还不如等他醉了一并问了。




要了一间房,上了菜端了酒,魏无羡急不可耐地就给蓝忘机和自己添了酒。他就着满桌红辣的菜肴饮了几杯,一面感叹还是‘天子笑’最是香醇,一面注意看蓝忘机举止得体地夹菜,心下着急了起来。


魏无羡把一只腿翘到凳子上道:“我说蓝二哥哥,怎么每次吃饭的时候都是我一个人在说话,你就不能行行好,给我一点回应?”


蓝忘机道:“食不言……”


“好好好,又是食不言,就你们蓝家规矩多!”魏无羡摆摆手,心想要等着他吃完才喝,都等得有点寂寞难耐了。


他支着脑袋看着蓝忘机细嚼慢咽,从眉看到眼,从嘴看到颈,只见那上下翻滚的喉结撩的自己也不知不觉咽了下口水。突然他想到了办法。


魏无羡挪啊挪,从对面挪到旁边,又从旁边挪到蓝忘机的右侧,眼睛一眨不眨盯着蓝忘机,引得他来看自己。


半晌,蓝忘机坐不住了,放下筷子转头问他:“你这就不吃了?”


魏无羡露出邪魅一笑,或者是他自认为是邪魅的一笑,把嘴凑过去道:“没这个好吃……”说罢唇齿缠了上去。


他及其卖力地亲吻,双手攀上蓝忘机的脖颈,只将两人用力合在一起。感觉到他的呼吸变成沉重而急促,魏无羡在他唇上轻咬一口,随即游离开来,吻上他的脸颊、耳垂,再去到下颌、喉结。


蓝忘机的火被勾起来了,一把将他拦腰抱起,跨坐在腿上,将他抵在桌边,埋首在他肩窝舔舐亲吻。


魏无羡突然露出狡黠一笑,伸手抓过蓝忘机未动的那杯酒,倒进嘴里,然后捧起他的脸,吻上那张唇。


唇齿间满是酒香,魏无羡舌尖游弋,轻撬开他的唇齿,让香醇的酒缓缓入了蓝忘机的喉。听见他咽下那一口酒,魏无羡忍住笑,讨好地与他互相亲咬,吻至耳边,他呵着气说:“去床上……”


蓝忘机被这一声轻呵撩得一身火,一把将魏无羡抱起,踢开凳子就往床边移去。


蓝忘机将他放在榻上正欲欺身压下,不料魏无羡看准时机,扳着他的肩一翻身,反将他压在身下,轻声笑道:“总不能一直让你占便宜,闭上眼……”


蓝忘机眉尖一抖,依旧直勾勾地看着他。


魏无羡弯腰下去,吻上他的眉眼,蓝忘机这才顺从地闭上眼。这一闭,就进入状态了。


魏无羡侧身倒在一旁,支着脑袋等蓝忘机醒来,颇有一种阴谋得逞的得意。


他把玩着蓝忘机抹额的尾巴,心想着以前还顾及若是他对自己没有那份心思,不好问他太多。现在想来,那时候要是早问了,也不至于白白担心了那么长时日。


可转念一想,管他呢!反正现在生米也煮成熟饭了,随便怎么作都不怕!一想到自己又可以尽情调戏他,魏无羡无耻地萌生了一个大胆的想法——不如今天让蓝湛在下面?!


这个念头一生出来,魏无羡瞬间肯定了自己的智慧:“可行!绝对可行!”


说干就干。


魏无羡一骨碌爬起来,骑在蓝忘机身上就开始扒他衣服。


扒完上身正要伸手去解他腰带,冷不防看到蓝忘机睁着双眼冷冷盯着他。


魏无羡一乐,弯腰上去,两手撑在他脑袋两边,勾起一丝笑,道:“蓝湛,你刚刚跟我说什么还记得么?”


蓝忘机摇摇头,魏无羡一眼严肃地说:“说完就忘!那我提醒你一次,记住了!你说你今天想让我主动,你乖乖在下面。”


蓝忘机眉头蹙了蹙,似乎觉得没理由自己能说出这种话,不大相信地看着他。


魏无羡也不指望他一下子就接受,这种事情还得慢慢诱导。想着他就在蓝忘机嘴上嘬了一口。


蓝忘机眼睛发亮,似乎很喜欢这种方式,指着自己嘴上说:“还要。”


魏无羡道:“还要啊?还要也行,先回答我几个问题,答对一个,奖励一下,怎么样?”


蓝忘机眨了眨眼,很懂事地点点头。


魏无羡心满意足地伸手勾了一下他的下巴,问道:“蓝湛喜欢吃枇杷么?”


“嗯。”


“果然是喜欢的!你这人真是……喜欢都喜欢的这么不动声色。难怪我这么久都看不出来你对我有意思!”


蓝忘机皱了皱眉,指着自己的嘴,说道:“答了。”


“什么?”


“答了。”


“噢噢噢!”魏无羡低头在他唇上轻舔了一下,表示奖励。蓝忘机被亲的两眼发光,一副还想要的神情。


魏无羡有恃无恐地说道:“啧啧,平时总说我不害臊、不知羞,也不知道现在谁更不害臊,谁更不知羞。”


一听这话,蓝忘机突然伸手捏住了魏无羡的嘴,将他上下唇捏在一起,活像一只大嘴鸭。


魏无羡心想,好你个含光君,真是不想听的话连说都不让说了。但该问的话还没问完,姑且先忍他一忍。


他把蓝忘机的手拍开,又道:“那我再问你,你静室里的酒是给我准备的么?”


蓝忘机点点头,然后又摇摇头。


这下轮到魏无羡皱眉了,“是就是,不是就不是,又摇头又点头是什么意思?”


这句语气重了些,蓝忘机不高兴了,转脸就在魏无羡撑在他头边的手腕上咬了下去。


魏无羡吃痛地叫到:“哎哟哟哟疼疼疼疼,松口,快松口,我错了我错了。”


蓝忘机这才松口,一脸无辜地看着他。


魏无羡咝地吸了口气,看着手腕上两排整齐的牙印,道:“蓝湛,你喝酒什么都好,就这咬人的习惯很不好,你明知道我最怕狗,还……”


一听到“怕狗”二字,蓝忘机忽然搂住他,魏无羡猝不及防被地一股大力向下拉去,手一滑,跌在蓝忘机胸口。


只听蓝忘机轻轻拍着他的头道:“别怕,我在。”


魏无羡愣了愣,一股暖意在心底化开。他也不挣脱,没脸没皮地在蓝忘机赤裸的胸口蹭啊蹭,手还不规矩地在他胸膛上乱摸。


“蓝湛,你觉得我怎么样?”魏无羡抬起头去看他。


蓝忘机一双炙热如火的眼看着他,道:“我的。”


魏无羡噗嗤一声笑出来,突然明白了他第一次醉酒的时候,原来那句“我的”并不是指避尘剑,还是在说自己。


他凑在他耳边道:“我是你的,你也是我的。”




床榻上两人抱在一起,魏无羡打定主意今天必须要做一回“主”,于是粗鲁地将蓝忘机双手压至头顶,唇舌不停地挑逗起他的欲望。


一番亲吻缠绵直到喘不过气来才勉强分开。魏无羡恶狠狠地对着身下人道:“不要动,听话。”说完松开一手,一路游移下至腰间。


替他解开腰带之后,那只手不规矩地滑入,探至双腿间,一把握住身下之物。蓝忘机脸色骤变,眉间微微蹙动,压制住喉间欲出不出的呻吟。


魏无羡一得意就管不住自己的嘴,耍着嘴皮子道:“含光君,想叫就叫出来,别给憋坏了。”


说罢三下五除二地除去他下身衣物顺带连自己这一身也脱了去。他跪在蓝忘机两腿之间,左手顺着腰间的线条一路向下,在他臀股处不轻不重地捏了一把,又滑至大腿处,一边用力揉捏一边将腿根往上抬。嘴上也不闲着,贴着蓝忘机的锁骨舔舐轻咬,舌尖从脖颈到胸口的突起处留下一条界限分明的痕迹。蓝忘机终于忍不住,从喉间挤出一丝呻吟。


魏无羡深感欣慰,自觉很满意,忍不住嘴欠道:“蓝二公子好姿色,是不是很想要?很想要对吧!啧啧,看不出来你憋了那么久啊。”


眼看蓝忘机眼里要喷出火来,他还欲做深一步的举动,却不料腰上一麻,身体突然不受控制地趴了下去。


这种感觉实在太熟悉了,蓝忘机对他不止用过一次。只是他做梦都没想到,今天!此时!此刻!本来就快得手了!却被这一拍给拍毁了!


他动弹不得的趴在榻上,蓝忘机早已翻身在背。他还想着怎么都要临死挣扎一下,嚷道:“蓝湛,你不可以这样,这样是不对的。你记不记得答应过我什么?你说今天要让我做主!你这样不乖……啊啊啊……”


魏无羡立即被身后毫不温柔的攻击给弄得惨叫连连,他悔的肠子都青了,眼泪婆娑地想:绝对!不应该!是这样的!!


为什么要让他喝酒!为什么要撩拨他!为什么要自作自受!


魏无羡刚才的嚣张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只拼命求饶道:“那个……含光君,二哥哥,胯下留情,我错了,你别跟我一般见识……”


蓝忘机不管不顾,一口咬在他肩上,喘息着道:“不行,想要。”


魏无羡简直要哭了。


深刻体会到了什么叫自作孽不可活,魏无羡也顾不得脸面地惨叫的更大声了,活像是要把脸丢尽的架势。


这里毕竟是天子笑,客房的客人绝不会少。魏无羡这样三分惨痛七分愉悦的嚎法实在污耳,蓝忘机忍无可忍,手上一紧,瞬间安静了下来。


魏无羡动弹不了,还被禁了言,心中涌起一阵强烈的生无可恋。


醉酒的蓝忘机此刻却甚是满意,一字一句道:“这样很好。”


掌风一挥,蜡烛灭了。


黑暗发酵着情欲的味道。



TBC

下一篇:【夜猎十三篇】02 回家


评论(15)
热度(259)

© 浅眠一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