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羡】待君归(1)

#魔道祖师# #忘羡#


刚刚撸完小说,实在是很喜欢蓝二哥哥啊,从见到二哥哥背上的伤痕开始,心里就咯噔一下,开始脑补一万字虐文。。。特别想从蓝湛视角去写当年他为羡羡做过什么,那种守护下失去的痛,绝不是几道疤痕那么简单。开坑~~挺短的~微虐


………………这是心疼蓝湛的分割线………………



蓝忘机明显感觉到脚下的避尘在微微颤抖,灵力已快耗尽,他不知道还能撑得了多久。怀中人根本站立不稳,目光呆滞,眼神涣散,和地上的走尸并无二致。若不是蓝忘机死死抱住,恐怕早就从避尘上摔下去了。


不夜天已然变成一座凶尸城,在身后越变越小,渐渐远离。蓝忘机知道,他没有多少时间。兄长和叔父只需一两个时辰便可恢复灵力,在那之前,魏无羡必须去到安全的地方。更何况,蓝忘机心上一痛,他从魏无羡的身上感觉不到任何灵力。不像是耗损过度,更像是……更像是金丹受损。


想至此处,蓝忘机定了定心神,一心一意操纵着避尘飞向乱葬岗的方向,竟然平稳不少。



蓝忘机不敢放他在乱葬岗。乱葬岗一片死寂,这地方积尸百年,怨气很重。魏无羡虽说在修鬼道上前无古人,但阴虎符一出,杀戮无数,凶尸成倍增长,极耗血气。加上江厌离之死乱他本性,此刻的他已是强弩之末。若是平常时候,夷陵老祖不怕镇不住满山怨气,只是魏无羡此刻弱势如此明显,怕只怕被手下小鬼反噬,尸骨不留。


御剑行至附近的一座小山上,蓝忘机背着魏无羡,一瘸一拐,一深一浅地在满山杂草间走动。两人皆是大战之后的惨烈模样,魏无羡一身血污,好在本就穿得黑色,不比脸上的神色来的更恐怖。反倒是蓝忘机一身白如月色的姑苏蓝氏衣裳,早已失却了平日皎洁纯净的模样,满身尽是红黑血斑和污浊的尸泥。


不多时,蓝忘机终于找到一个隐秘的山洞,拼尽全力将魏无羡放至洞内一块平整的石头上,右手一翻,避尘出鞘,幽蓝的剑光忽地照亮了洞穴。蓝忘机在洞口处翻划几下,布下阵来,防止别人闯入此处。


剑一回鞘,洞内又陷入无边的黑暗。


做完这一切,蓝忘机终是灵力枯竭,蹒跚两步,跌坐在石头边上。他一手扶着石座,抬眼望向魏无羡。然而什么都看不到,洞口处连一丝月光也透不进来。


魏婴……,蓝忘机心下想要叫他,然而张了张嘴,最终还是把话咽了回去。


事已至此,还能说什么呢。说他早该带他回云深不知处,帮他走回正道?还是说他不介意他是邪魔外道,愿意陪在他身边?


正道?陪伴?蓝忘机心中凄然,若正道真如此之正,又何以把魏无羡逼到这种地步,而自己又算得了什么,真当自己是万人敬仰的仙门名士吗?又能代替得了谁?


蓝忘机屏气凝眉,侧耳细听,石座上的人发出微弱但连贯的呼吸声,他心下的石头也暂时落了下来。盘腿坐正,调节气息,以待恢复灵力。

待他睁眼的时候,天已大亮,洞内的情形也清晰可见。


魏无羡还躺在石头上,睁着双眼,保持着昨天一样的姿势,竟是一下也没动。


蓝忘机知自己灵力已全部恢复,起身上前。魏无羡空洞洞的眼神不知游离在何处,只像是丢了三魂七魄,剩下空壳而已。


“魏婴。”蓝忘机唤到,喉间的声音仍旧波澜不惊。


“……”


“魏婴。”


“……”


“魏婴,起来。”


“……”


此番来回无数次,每一次蓝忘机的轻唤像是被这洞中的石壁吸收了,毫无回应。魏无羡连眼珠都没有转一下。


“魏婴,起来!”蓝忘机强忍着胸口一股莫名的怒火。


他认识的魏无羡,撒泼蛮搅,游戏人间,就算危急关头也口无遮拦,谈笑自若,从来只有他欺负别人的份儿。什么时候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了。


“魏无羡——!”蓝忘机怒吼道。


依旧没有反应。


蓝忘机一把抓住魏无羡的领口,毫不费力地提起来。抓在手里的魏无羡更像是个牵线木偶,双臂下垂,头无力地仰着。他的眼神透过蓝忘机的脸不知看向哪里,空洞洞的毫无生气。


蓝忘机心下一软,手不由地松了,没人牵制后魏无羡整个身体往前栽去。蓝忘机一步上前,魏无羡的头倒在他胸口,他毫无犹豫,双手绕过魏无羡的身子,将他紧紧揽在怀里。


像是老早就想这么做了,像是从好久好久以前就一直期盼这一刻,可又从未想到是在这样的情形下。蓝忘机一手扶着他的背,一手轻轻摩挲他的乱发。他不敢将他抱得太紧,胸前的人只有微弱的鼻息喷在他外裳,他太害怕,害怕突然间这个人就没了气息。


魏婴,你必须好好活着!


蓝忘机当机立断,摆弄着魏无羡双腿盘好,以打坐的姿势端坐在石头上,自己则席地而坐。


白衣对着黑衣,一个暗如黑夜,一个皎如月光。


蓝忘机握住魏无羡的手,暗暗地输送灵力。他根本来不及多想——这是他第一次握住他的手,却和无数次的幻想相差甚远。这双手应当炽热有力,而此刻却失了温度。昔日跳上墙檐,嬉笑着要分他一坛酒,又和他大打出手的少年,还有藏书阁上凑近身子拼命逞口舌之快,却又吃了禁言的亏而气的满地打滚的少年,不管是哪一个,都不是眼前的魏无羡。


魏无羡又怎么会知道在蓝忘机波澜不惊的外表下,在他调笑的目光注视下,那颗砰砰跳动的心,比平时快了许多呢?


知不知道,都不重要了。若你此刻愿意清醒过来,我还有什么好在意的。


蓝忘机将灵气源源不断地输给魏无羡,却惊觉那些灵气像坠入虚空,被魏无羡的身体吞噬掉,丝毫没有作用。这本是不可能的事,若魏无羡元气大伤,必得灵气补偿,除非……


蓝忘机先前的疑惑又涌了上来,自金麟台见魏无羡不愿携带佩剑,他早有所怀疑。莫非他真是因为金丹受损,才不得不另辟途径?可是现下也管不了那么多了。蓝忘机继续输送,眼睛却一刻也不离开那张脸。


日头渐落,暮色四合。洞口的光线落成金黄,又暗至无光。


蓝忘机松开那只手的时候,不知道是握得太久还是灵力起到了作用,他感觉到那只手终于有了正常温度。蓝忘机盯着黑暗中的魏无羡看了一会儿,才闭上眼,打起坐来。



第二日卯时,蓝忘机睁开眼便去握魏无羡的手。


手指刚碰上那只手,头顶发出了一声低沉的声音。


“滚。”


蓝忘机眉间不可察觉地抖动了一下,手僵在半空,随即又稳稳地盖在那只手上。他抬眼去看魏无羡的脸,依旧和昨日一样,呆滞无神,只是那只手上的的确确有了温度。


确定有了效果,蓝忘机将另一只手也抓过来,紧紧握住。他的手掌间包裹着另外一双不再冰冷的手,灵力从指间游走,度入另外一个身体。


像是为了试探刚刚不是自己的幻觉,蓝忘机盯着魏无羡,缓缓开口道:“魏婴?”


没有回应。


一时间,蓝忘机以为自己想多了。默默叹了口气,有些失望。


“滚。”一声清晰的,像是从喉咙挤出来的声音从头顶传来。


“魏婴,你感觉如何?”


“滚。”


蓝忘机顿了顿。他心知魏无羡依旧陷在不夜天的悲剧里,发狂失了本性之后,绝无可能说恢复就恢复。可在他内心深处一个可供他恣意妄为的角落,这声“滚”依旧沉甸甸地落在他的心头,让他明白了一件事。原来蓝忘机,在魏无羡的心里什么都不是。


片刻沉默,蓝忘机眨眼隐去了涌上心头的一丝痛楚,抬头望向魏无羡。


“不是要请我喝酒么?我们回彩衣镇买天子笑。”


“藏书阁重建好了,玉兰树还在那,等你爬。”


“滚……”


“那两只兔子……”


话未说完,蓝忘机眉头轻皱,眼神一凛。洞外传来人声,听这声音,来的还不少。但能破他蓝忘机的阵,也必定是姑苏蓝氏同脉之人。蓝忘机心下释然,该来的迟早要来。


“那两只兔子,还在……”


“滚。”


“忘机!你……你在做什么?!”蓝启仁的吼声从洞口传来,他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他蓝启仁的得意门生,这半辈子都让他骄傲的蓝氏双璧之一的蓝忘机,世家子弟的楷模,仙门名士,礼教严谨。而现在,正坐在臭名昭著,声名狼藉的邪魔外道魏无羡脚下。还自贬身份地仰望着他,还牵着手,岂有此理!成何体统!


而蓝忘机像是根本没听到一样,只自顾自地与魏无羡轻声说着那些旧事。但每说一句, 都只换来魏无羡掷地有声的一声“滚”。


“忘机……”


这一声叹息一般的轻呼终于打断了蓝忘机。他缓缓闭了眼,对着唤他的那人道:“兄长,你们走吧。”


“忘机!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蓝启仁气急败坏地指着魏无羡吼道,“他是谁?他是谁!你当真不知道吗!这个人做过的那些丧尽天良的事,怎么变成今天这个样子,还用我告诉你吗!你还跟他纠缠在一起作甚?!”


“忘机,你叔父的话你要听。”来人中的另一个声音说道,“幸好先找到你的是我们,倘若来的是江澄或是金光善,只怕会当你是妖孽同党一并击杀。”


“是啊。”又一个声音说,“就算他们相信你并非夷陵老祖的同党,可你半世英明只怕要毁在这小子手中。”


“忘机,难不成你真的对……对他……”蓝启仁被气得说不出话来,“你你你给我过来解释清楚!”蓝启仁怒不可遏,一剑劈向洞壁之上,竟将剑身狠狠劈入石壁之中。


又是片刻沉默。蓝忘机声色不动,轻描淡写地说道,“没什么好解释的,就是这样。”


“……”


“……”


“好好好,我当真教出来个好徒弟!”蓝启仁气极反笑,“你可知,你今日如此护他,便是与全天下的名门世家为敌!血洗不夜天,夷陵老祖难辞其咎!今日我姑苏蓝氏要铲除这个祸害,你若还是我蓝家之人,还记得姑苏蓝氏的家训,就给我站过来!”


听罢此言,蓝忘机肩头抖了抖,欲站起身来。他把魏无羡的手温柔地放在双膝之上,然后转身。


洞本不大,洞口处密密麻麻站满了姑苏蓝氏的修士,三十来个,皆是他蓝忘机的同脉长辈。蓝忘机的目光在那些面孔上一一扫过,依旧是冷漠如冰霜的表情。只在最后与蓝曦臣的目光相遇时,微微露出一丝感激和歉意。他明白,这是兄长能为他做到最好的了。


而只消一眼,蓝曦臣就明白了,这个一向恪守本分,知教懂礼的兄弟,是铁了心要护魏无羡到底了。


“忘机,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蓝启仁抱着最后一丝希望,试探性地说。


蓝忘机定定地站在魏无羡身前,面无表情地看着前方,一字一句道:“不后悔。”


一群人仿佛炸开了锅,一片恨铁不成钢的窃窃私语声。


蓝启仁气的脸一阵黑一阵红:“若我今日非要杀他,你待怎样?还要与我刀剑相向吗?!”


蓝忘机看向蓝启仁那张怒火中烧的脸片刻,冷眸子对上要喷出火的眼睛,却无半分退缩与迟疑。


蓝忘机微微抬手,突然将避尘连剑带鞘猛地竖插在地,手扶剑身,单膝跪下,低头向蓝氏各位长辈行了礼。


众人沉默不语。


蓝忘机礼毕起身,将避尘举至身前,默默催动灵力。


“要动他,先杀了我。”


语毕,蓝色剑光闪电般掠出,避尘出鞘。



TBC



评论(14)
热度(242)

© 浅眠一夏 | Powered by LOFTER